江倚阑

叶吹,一辈子吹叶修。



一个超级暴躁的人,别怪我怼你。反正我不喜欢的我都尝试怼过,慎关注。别我的三观戳到你的痛点了。

Rose thorns

艾利亚鼓起勇气敲开那扇门,艾利亚本来不想来的,每次面对他的教父他都有一种不知为何的庄严,哪怕他的教父平时是个有趣又慈祥的人。

  “是艾利亚少爷呀,先生在花园睡着了,您可能要等一下。”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年老的仆人站在门口,他老极了。艾利亚时常怀疑他是怎么度过冬天的。

  “没事,我等着就好。”艾利亚礼貌的点了点头,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入秋已经许久,这栋老别墅的秋天却比别的地方来的更晚,现在也不过是黄叶刚刚飘落。古老的枫树林里掩着人影,艾利亚停了下来。他就站在那里等着他的教父醒来,虽然可能会很久。

  艾利亚是个独立的人,以至于他的教父时常说他从未帮助过他,但也只有艾利亚知道每当他午夜梦回时梦境的最深处总是那双疏离而温柔的眼睛。督促着他成长,亚瑟是他的一切,他的教父则是给了他新的方向。

  “你来了,艾利亚。”声音很温柔,甚至听不出这是个上过战场的人。

  “是的,sir。”他的教父是一个中国人,在哪个血脉大于法律的时代这显得不可思议。

  “My little boy..你有什么困难吗?”总是这样,不管自己长得多大在他的教父眼中他永远只是个小男孩。

  “我有些迷茫,sir。”即便是被称为神话的亚瑟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经历过岁月的冲击,病痛的纷扰但是他的优雅却从未被消磨。“Could you tell me what to do?”

  “当然可以。”

  “我遇见了困难,我最重要的人欺骗了我。”艾利亚的眼睛有些黯淡,那真是个讨厌的人他这样想。

  “他是你的朋友吗?”对面的人不为所动,他只是摩挲着手中早已冰凉的咖啡杯。

  “当然。”艾利亚回答的响亮,他看见对面的人笑了,金色的阳光划过枫树叶子的缝隙,照耀到对面人天鹅一样优美的颈子上,他的笑容也因为阳光难得染上了一份暖意。

  “您笑什么?”艾利亚有些小心翼翼,他的手紧握着衣襟,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作响。眼前这个人他是别人眼中的神,但是他现在只能待在这栋老别墅里度过残年,但是不会有人相信他们的神已经五十五岁了却长着一副三十岁人的相貌,病毒摧毁了他的身体却让他的相貌保存在那一刻,那是一种悲哀。

  “回去吧,艾利亚。你长大了,还有人等着你呢。”对面的人早已背过身去,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片红色的枫叶。

  “叶先生,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那是艾利亚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不是以教子的身份发问。他的教父,叶修。经历过两次国家级的战争,上百次大大小小的战役,他的童年被不断排斥,他的一生淹没在战火中。

  “当然。”叶修放下了手中的枫叶,他认真的拿着他的眼睛直视着艾利亚,就像看着一个大人一样,艾利亚有些不可思议。

  “先生,战争结束了吗?”艾利亚有些分不清自己在问些什么。

  “没有。”对面的人摇了摇头,艾利亚还听见一声近乎呢喃的叹息。

  那一刻艾利亚想起了亚瑟对他的评价“他的一生像是一朵玫瑰,而他本人则像是玫瑰丛上的一颗刺。这颗刺即便是玫瑰凋零枝条折断也未曾失去他的锋芒。”

  亚瑟是个自信的人,他从不夸奖别人,但是当他说出那番话时艾利亚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艾利亚走出别墅一段路,他回头看去。古老的别墅在夕阳下显得有点孤寂却依然挺立,别墅里的枫树叶不断飘落。

英语不好不要找茬,纯属为了吹叶修才写的,我能说我是看了漫威蜘蛛侠才想着的吗?我大概疯了。

评论
热度 ( 1 )

© 江倚阑 | Powered by LOFTER